文化生活

忙碌的父與子
發布日期:2021-08-02

       夜幕深沉,燈光下的一抹橙色光影,是一對正在鋼筋加工棚忙碌的父子,第一次見他們,是在中建二局華東公司淮安建華觀園項目33號樓做基礎的時候。一輛貨柜車拖來了這對父子的全部家當、生活用品,還有他們賴以為生的加工機械。然后,他們就是日復一日地在工地忙碌著。


       父親四十多歲,個子不高,不善言辭,更不茍言笑,雄赳赳的肱二頭肌,顯示出他的精干有力。兒子比父親略高,戴著眼鏡,白白凈凈、斯斯文文,經常看到他站在車床邊上,雙手撐著車床發呆,跟他父親一樣,穿著連身的圍裙,一副布滿鐵銹油污的手套套在手上,并不能很好地緊貼雙手。


       跟他們的接觸,源自例行的料場檢查。每當我們進料場,父親總是放下手中的活,靠上前來,看著自己的產品接受檢查。“這批箍筋平直段怎么樣,上次說長了,立馬改過來了。”見我量取箍筋平直段的長度,他立馬解釋道。“這批就很好了。”得到我的答復,他似乎是長舒一口氣,旋即又投入了他的加工操作——解盤螺、上調直機、下料、數料、車料,一氣呵成。他的兒子,依舊是沒精打采地接過父親手中的材料,懶散地搬到一邊,堆碼成垛。


       我也見過父子間的爭執,兒子雖文弱,卻不含蓄,脫光著身子干活,對抗炎熱。但這在工地現場卻是不允許的,一來與文明施工相違背,最重要的還是不安全。赤裸著上身,機器轟鳴的操作棚里,鋼筋在調直機里上下翻飛,說不定就抽蹦起來,打到身上著實吃不消。父親知道情況,說了他兩句,兒子不理解,犯犟不服氣,沖著父親嚷嚷:“熱了脫衣服干活礙他們事兒啊。”“人家也是為你好!”“不要他們管!”“那你就別在這待著了!”同棚的工友上來勸說,兒子還是拎著衣服甩手不干了。后面再見,熱了他依舊是光著身子,不過卻穿著施工馬甲,在我看來,這算是父子之間,介于制度的一種妥協吧。


       父親上班特別早,21號樓通宵打混凝土的時候,凌晨四點半,他便拎著水壺進來干活了。“師傅,這么早啊!”我驚訝得問道,他倒是沒回答,朝我一笑,徑直走向加工棚,晚上也經常是最后一個離開工地,仿佛他有干不完的活。其實,我知道,攆著他的,是家庭的責任與生活的重擔。我們的父母又何嘗不是這樣為了我們,雖未戴月歸,總是披星起。


       父母永遠是最偉大的人。


?
秋葵视频app官网版下载-秋葵视频永久vip安卓版